在印尼探访"最大母系社会"


在印度尼西亚西苏门答腊省,母系氏族村庄比比皆是。一个村通常由四五个母系氏族组成,家庭成员,无论男女,均从母姓。 印尼民俗专家优素福说,这些村民是“米南加保人”, 他们组成了当今世界最大的母系氏族社会。

姥姥是一家之主

在每个氏族,姥姥是一家之主,每个家庭则是妻子当家。女人好像渔网,把全家人网到一起。当地妇女梅娅娜说,在她的大家庭中,姥姥具有绝对权威。房子和田地按母系继承,姥姥传给母亲,母亲传给女儿,代代相传。家族下一代中如没有女性,就无法传宗接代。因此,这样的家族通常会过继女儿,以传承香火。

母系氏族的男女分工明确。梅娅娜说,自己负责照看孩子、做家务,并制作小工艺品。她也参与农活。男性主要从事水稻种植、捕鱼、生产铁器或经商、从政。尽管是母系氏族社会,村长一职通常还是由男性出任。

住在牛角屋

步入西苏门答腊村庄,眼前是一排排“牛角屋”。米南加保地区村民住房的最明显特征是房顶带角,建筑均呈长方形。远远望去,房子屋顶线从中间开始弯曲向上,顶部尖尖,酷似牛角,直刺苍穹。优素福说,牛角状屋顶是专门为纪念当年获胜水牛而设计的。根据传说,米南加保人在与外国强权争夺土地过程中,曾靠一头小水牛与对方的公水牛决战。小水牛赢得了决赛,为米南加保人保住了土地。 “米南”意为“胜利”,“加保”则是“水牛”。

优素福告诉我,要知道建筑内有几间正房,就看房顶的牛角尖有几个。一般情况下,家里女性结婚一个,便加盖一间房,对称盖房,一左一右,宛如一对对牛角。实在住不下了,已婚女性及没有孩子的单身老年女性也可在附近自家宅基地建房,但规模要小多了。

这里的房子都是悬空而建,架在一根根木桩之上,距地面至少一米。建筑材料均采用木材,不用一根铁钉,卯榫结构。百叶窗嵌入墙内,上面布满浅浮雕造型。高高的外墙及上挑山墙上,有丰富的植物、花卉、动物图案,最多可达百种。屋顶采用桁架构造,铺着波纹铁皮。苫顶材料为糖棕树叶片,一捆捆束好码齐。

牛角屋中心区域,一排木柱十分醒目。优素福告诉我,标准住房一般有5根柱子,房子不断加长,住的时间越久,柱子越多,最多可达50根。住房后侧,挂着一面巨大的帘子,从房顶垂至地面。征得主人同意,我撩起帘子一角,看到后墙壁上竟是一个个壁龛状房间,面积不大,有单人床,放着衣被,仅供一人居住。优素福告诉我,这是供未婚成年女性居住的房间。娶了丈夫的女人,则在主房内加盖一间。

参观中,我发现一个有趣现象:不少住房旁边,都有三间微型高跷房。一问,原来是当地人的粮仓。其中一间是家族平时用,另一间招待客人或有特殊活动时启用,还有一间用于灾荒时救济穷人。

我经过清真寺门口,看见不少男孩进进出出。原来,依照风俗,家中男孩到了7岁,就要离开母亲,集体住到清真寺,白天学习宗教和文化知识,晚上练习“希拉特”自卫武术,相当于上小学。小学毕业后,多数男孩离开家乡去外地继续上学,掌握谋生技艺。长大成人,有些人回到家乡,成为村里“叔叔委员会”成员,为家族和家乡做贡献。值得一提的是,未婚成年儿子或孙子仍住在清真寺。

男女到了该结婚的年龄,婚礼由新娘母亲出面张罗,新娘父亲没有多少发言权。送新郎的彩礼,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