戈恩“遗产”瓦解 接班人内田诚遭遇“冰火拷问”


“戈恩一直很怀念日本的朋友们,还有横滨港的那碗寿司,他常常抱怨贝鲁特的寿司不够正宗。”上周,卡洛斯•戈恩的一位日籍友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。

自从去年底逃离日本后,戈恩一直住在黎巴嫩贝鲁特的寓所。他不时接受媒体采访,对日产汽车和日本司法部门予以抨击。作为曾经的日产汽车“救世主”,戈恩在2018年11月因涉嫌瞒报收入被捕,并于去年底策划了一起堪比电影情节的惊天逃亡。

如今戈恩身负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和法国司法部门的调查,但黎巴嫩政府一直拒绝向日本引渡戈恩。某种意义上戈恩相当于被“禁足”在黎巴嫩,他难以再踏足黎巴嫩之外的国土。

戈恩被捕之后日产汽车管理层持续动荡。去年,戈恩的继任者西川广人因涉嫌获取不当报酬辞职。此后,亲近雷诺方的内田诚打败日产汽车老人关润当选新任CEO,关润则黯然离开效力33年的日产汽车。

内田诚当下也遭遇着巨大挑战。近期日本媒体不断发布消息说,由于糟糕的业绩和管理层四分五裂,其日产汽车CEO的职务可能会被COO阿西瓦尼•古普塔取代。

另一方面,日产汽车正在推进全球裁员15000人、关闭两家工厂并砍掉14家工厂生产线的计划。2020财年,很可能成为日产过去11年以来第二个连续大幅亏损的年度。

此时,距离戈恩被捕正好22个月。

业绩糟糕

戈恩被捕以来,日产汽车的销售额不断下降,利润消失殆尽,股价下跌了超过一半,由约940日元/股下跌到约410日元/股。

2019财年,日产汽车创下6712亿日元的巨额亏损,为过去11年来首个亏损的年度。在2020年第一财季预告中,日产汽车预计2020财年净亏损将达6700亿日元,这意味着日产汽车将连续两个财年都出现巨额亏损。

7月28日,日产汽车发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(4~6月)财报。财报显示,2020财年第一季度,日产汽车全球销售额同比下降50.5%,至1.1741万亿日元,营业亏损为1539亿日元,营业利润率成负值,而净亏损为2856亿日元。这是日产汽车近11年来首次在财年第一季度出现亏损,也是继2019财年第四季度亏损后的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。

为削减成本和规模,日产汽车计划将产品线削减约五分之一,同时削减产能,关闭西班牙和印度尼西亚的工厂,以及其他工厂总计14条生产线。此外,日产汽车还计划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.5万人,约占日产汽车全球员工总数的10%。

内田诚希望借助一项名为“Nissan Next”的4年商业计划,让公司回到正轨。“Nissan Next”的核心是通过Sentra轿车、Rogue跨界车等新产品和技术的推出,增加每辆车的利润,提升日产汽车的品牌价值。

内田诚认为,日产汽车有望从明年开始复苏,在截至2024年3月31日的财年中,其营业利润率应能达到5%,他同时希望外界对提升品牌价值的计划保持耐心。

“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。”内田诚说。

但是股东们或许不这么认为。今年6月29日,日产汽车在日本横滨总部召开年度股东大会。股东们对日产汽车新的中期事业计划、与雷诺集团的关系、高管薪酬等提出了尖锐的批评。一位股东表示,日产汽车深陷销售和利润下滑的困境,复苏速度太慢,原因是新管理层四分五裂,优柔寡断,缺乏斗志。

“你现在需要的是自上而下的强有力的领导,你不应该把时间耗费在民主讨论上,我们需要独裁。相形之下,戈恩来到日产汽车五六年后,他就真正实现了(复苏)。这正是目前日产汽车所缺少的。”一名股东发言说。

“不管按照什么标准界定,日产汽车复兴计划实质都是一项重组计划。”东京SBI证券分析师Koji Endo表示,但内田诚并没有明确将其定义为一项重组计划,如果内田诚能够更坦诚些,对他或许更加有利。

日本汽车工业协会(JAMA)前高管森富士(化名)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内田诚的大多数措施更接近于西川广人曾经提出的“品牌重塑计划”,尤其是其中关于如何恢复美国销量的部分。

“我们可以理解为,这是日产汽车恢复销量及收益的急促且无奈之举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洲某国日产经销商David看来,这种不稳定的措施表明日产汽车已经在重新走回老路,“放弃了品牌升级的规划”。

“三角联盟”危机

1999年,时任雷诺CEO的卡洛斯•戈恩被委派至日产担任CEO职务。这位在巴西出生的法黎混血同时持有巴西、黎巴嫩、法国三国国籍。上任后戈恩立刻宣布“日产重生计划”,这项计划包括:三年内裁员全公司员工的15%、将日本式的事业部公司体制转换成为欧美式的子公司体制,并将多个事业部进行分离及独自运营,此外将生产变速箱、航天航空发动机等事业部门进行出售。

“我是横滨人,曾经也接触过日产,对于日产的兴衰与没落比谁都有感触。我曾经亲眼见过戈恩的意气风发,拯救了这个企业和城市。”曾担任戈恩在日本接受审判期间辩护律师的弘中惇一郎对记者表示。

2002年左右,日产的财务状况逐渐改善,至2010年创造了营业收入、利润达历史最佳业绩的“复兴时代”。2016年,日产汽车收购了三菱汽车等日本汽车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,形成以雷诺、日产、三菱组成的三角联盟。

截至戈恩被带走前的最后一个年份,即2017年度上半年的全球汽车销售量排名中,三角联盟销售量为526.8万辆,销售台数首次登上全球第一;销售额则仅次于大众集团,位列全球第二。

上述成就,自然成为了戈恩“长期执政”的资本。在日产近十年的董事会名单中,来自非日本籍的董事一直占据着过半的席位;而反观雷诺的董事会,却仅出现过一次有日本籍人士加入的情形。

在许多日本汽车行业人士的眼中,戈恩越来越具有“独裁者”的色彩,对于自己亲信的贪腐行为管束愈加不力,而其周边,除了西川广人等极少数日本人以外,大多数情况是被一群外国人所围绕。

对于曾在日产汽车就职数十年,目前从事“日产汽车复活”运动的野田太朗眼中,戈恩的举措“更像是在追求私利”。

野田太朗认为,戈恩体制下的日产,从来没有关注过如何拯救日产汽车这家企业, 在炒掉2万名工人,并关闭了300多个代理商,在多个日本家